李逍遥

《货币战争》作者:金融危机在2018年将再次上演

李逍遥 今日热点 2018-02-07

著名金融作家、《货币战争》作者里卡兹(James Rickards)在The Daily Reckoning刊文指出,就像马奇诺防线会被德军绕过一样,监管当局2008年危机以来的所有工作也无法阻止下一次重大危机在明年发生,而且要命的是,这一次联储的弹药库已经空空如也,意味着他们无法再向过去那样以各种手段去减轻冲击,挽救局面。

《货币战争》作者:金融危机在2018年将再次上演 《货币战争》作者:金融危机在2018年将再次上演 今日热点

我相信,在未来几个月时间里,我们就将目睹一场烈度至少相当于2007年次级抵押贷款崩盘六倍的经济崩溃。再重复一遍,你没看错——六倍于十年之前。

当前的环境让我相信,届时发生的局面将更加类似于1998年长期资产管理公司(Long Term Capital Management)破产后的一幕。

只不过,这一次还会有一些关键性的差异,使得投资者和监管者措手不及。

在军事研究界,大家总是嘲笑指挥官们——他们总是把下一场战争当作上一场战争来打。他们研究过去的失败,然后据此为下一次的冲突进行准备。问题在于,每一次战争都必然会有新的战术出现,而后者却是他们从来不曾准备过如何面对的。

这方面,最著名的例子之一就是1930年代的马奇诺防线。

经历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德国飞速进军的冲击之后,法国在他们与德国的边境修筑了一条钢铁与混凝土的防线,认为这样,德国下一次入侵时,他们就可以争取到足够的准备时间。

可是在后来爆发的战争中,希特勒从比利时迂回,完全绕过了法国人修好的防线,打了他们一个猝不及防。短短几周时间,巴黎就落入了德国人的手里。

其实,在金融危机当中,我们也经常犯这样子的错误。在这方面,金融监管者和军事指挥官其实并没有区别,也一样是在打上一场战争。比如1998年和2008年的前两次全球性崩溃就是例子。

1998年,金融恐慌几乎让全世界的资本市场都遭到了破坏。金融危机于1997年6月在泰国拉开帷幕,很快就蔓延到印度尼西亚和韩国。到了1998年夏季,俄罗斯债务违约,汇率崩溃。由此造成的清偿危机最终导致对冲基金长期资产管理公司损失惨重。

我对此非常清楚,因为我就是亲历者之一。

作为长期资产管理公司的首席法律顾问,在危机达到顶点的8月和9月间,我参加了公司的每一次执行委员会会议。我们几乎每天都在遭受上亿美元的损失,两个月时间里总计失去了近40亿美元。

不过,最大的危险还不在这里。

这些损失和我们与那些华尔街最大银行的衍生产品交易规模相比只是小菜一碟,后者达到了1万亿美元。如果长期资产管理公司倒下了,就意味着华尔街银行这1万亿美元的交易将血本无归,由此便会产生雪崩一样的效应。

全球市场将彻底崩溃。

我与包括高盛、JP摩根大通和花旗在内的十四家最大银行持续沟通,达成了救援协议。我们从华尔街得到了40亿美元的新资本,联储降低了利率,局面最终渐渐稳定下来。

不过,这真的只是侥幸,没有谁会希望这样的麻烦再来一次。

对于我而言,这也是宝贵的一课,因为不久之后,监管当局就开始着手采取措施,要提升对冲基金的放款安全性了。

监管者相信,这样就可以防止下一次危机。可是,当2008年恐慌来袭,他们却大吃一惊,因为问题并不是来自对冲基金,而是一个新的地方——次级抵押贷款。抵押市场迅速崩溃,局面失控,全球资本市场再度被推到崩溃边缘。

在那之后,监管者又开始打上一场战争了。

一系列的措施推出,让抵押贷款的安全性增高了。可是,他们解决了上一个问题,却全然忽略了下一个问题。

下一次危机将不会是来自对冲基金,也不会是例子抵押贷款,而是来自某个我们没有注意到的领域,而且我相信,那一天已经很近了??

我的最新著作《毁灭之路》(The Road to Ruin)将2018年定义为目标时间,这主要是因为前两次的1998年和2008年正是相隔十年,而如果下一次也是十年的话,当然是2018年。

只是,这一次联储恐怕更难对危机做出必要的反应,因为他们的弹药库已经空空如也。

记得一两年前,我曾经与某位联储理事有过一次谈话,当时我说:“我认为联储已经没有偿付能力了。”

这位理事最初当然不同意:“不,我们有。”

不过,在我加重了压力之后,她不得不承认:“好吧,或许是。”然后我看着她,她又说:“好吧,就算我们是,但那也不重要。”

好吧,一位联储理事私下里对我承认联储没有了偿付能力,但这并不重要。

真的不重要吗?

当下一次危机到来,联储就会明白这其实很重要,重要得要命。(费绿)

 《货币战争》作者:金融危机在2018年将再次上演 今日热点
继续浏览有关 货币战争金融危机2018年 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