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仗

陶华碧——老干妈背后的女人

方仗 人物动态 2018-07-17

陶华碧,汉族人,1947年出生于贵州省湄潭县一个偏僻的山村。由于家境贫穷,她从小到大没有上过一天学。20岁那年,嫁给了206地质队的一名队员,可没过几年丈夫就病逝了,陪伴她的只剩两个孩子。为了生存,她选择去外地打工。

1989年,陶华碧用辛苦积攒下来的一些钱,在贵阳南明区龙洞堡的一条街边,用四处捡来的砖头盖了一间房子,盖了一间名为“实惠餐厅”的简陋餐厅,专卖凉粉和冷面。为了佐餐,她特制了一种麻辣酱,专门用来拌凉粉,幸运的是生意十分兴隆。有一天早晨因为身体不舒服,没有去菜市场采购辣椒。结果前来的顾客知道没有麻辣酱转头就走。这件事对陶华碧的触动很大。她看准了麻辣酱的潜力,于是就潜心研究起来。终于经过多年的努力,陶华碧制作的麻辣酱风味更加独特。很多客人吃完凉粉后,还要购买一些辣酱带走,甚至有人不吃凉粉却专门来买她的麻辣酱。于是乎她的凉粉生意越来越差,但是麻辣酱却是越来越红火。

1.png 陶华碧——老干妈背后的女人 人物动态

1996年7月,她租借南明区云关村委会的两间房子,招聘了40名工人,办起了食品加工厂,专门生产麻辣酱,定名为“老干妈麻辣酱”。办厂之初的产量虽然很低,可当地的凉粉店还是消化不了,陶华碧亲自背着麻辣酱,送到各食品商店和各单位食堂进行试销。不过一周的时间,那些试销商便纷纷打来电话,让她加倍送货;她派员工加倍送去,很快就脱销了。

1.png 陶华碧——老干妈背后的女人 人物动态

1997年6月,“老干妈麻辣酱”经过市场的检验,在贵阳市稳稳地站住了脚。1997年8月,“贵阳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正式挂牌。陶华碧派出去的管理人员陆续回来后,很快就使公司逐步走上了科学化管理的道路。

可是从1997年后,假冒“老干妈”的产品多达五六十种,造假地遍及贵州、湖南、四川、陕西、甘肃等地。老干妈一度被逼到生死存亡的关头。公司派出了一批又一批打假人员。打假太忙,顾不上吃饭,她就买两个馒头,用自家的豆豉辣椒拌着吃。造假者四处隐藏,为了找到证据,半夜三更也要出去侦查。在所有的假冒者中,湖南华越食品公司生产的“老干妈”最为“理直气壮”。这是因为,他们有“合法”的注册商标。从1996年开始到1998年,老干妈多次向国家工商局商标局商标注册申请。可是,均以“‘干妈’为普通的人称称谓,故老干妈用作商标缺乏显著特 征”的理由被驳回,可是,尽管华越公司的产品出自老干妈之后,尽管除了瓶贴上陶华碧的头像被换成了“刘湘球”的老太太头像、生产商为唐蒙食品厂与华越公司外,其余装潢包装甚至老干妈公司专门请人题写的“老干妈”字样,均原封不动照搬正品“老干妈”的设计,却在1998年第一次申请商标注册就获得成功,而此后,贵州老干妈才“委屈”地也获得了注册商标。马拉松一样的诉讼一直持续到2001年3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终于判决华越食品有限公司停止在风味豆豉产品上使用“老干妈”商品名称、停止使用与贵阳“老干妈”公司生产的“老干妈”风味豆豉瓶贴相近似的瓶贴、赔偿贵阳“老干妈”公司经济损失40万元、在一家全国发行的报纸上向贵阳“老干妈”公司致歉。终审判决两年多后,国家商标局于2003年5月21日裁定:“老干妈”首先由贵阳“老干妈”公司使用于其生产的风味食品,核准注册贵阳“老干妈”公司的“老干妈”商标,驳回华越公司注册“老干妈”商标的申请。撤销华越食品公司注册的“刘湘球老干妈及图”商标。该诉讼,却在经济界和法律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和王蒙等六大作家诉世纪互联著作权案、北大方正“陷阱取证”案、奥林匹克五环标志案等被并称为北京高院知识产权十年经典案件。”

在老干妈公司的发展历程中,贵州省各级政府给予了大力的支持。从贵州省领导的关心到贵阳市南明区领导亲自与公司人员奔赴打假第一线。在自身的努力和政府的支持下,老干妈公司已经成为继“贵州茅台”、“黄果树”、“贵州神奇”之后,贵州省又一张品牌。据统计,作为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公司在贵州省7个县建立了28万亩的无公害辣椒基地,形成了一条从田间延伸到全球市场的产业链。“老干妈”成名了,不断有其他省、市邀请她到外地办厂发展,提供了大量的优惠政策,陶华碧都拒绝了。她说:子子孙孙都要留在贵州发展,要在贵州做大做强,为贵州争光。

陶华碧是一个踏实勤劳的企业家,更是广大农民的贵人,‘老干妈3年缴税8个亿,实现31亿元人民币的产值,带动两百万农民的致富。

陶华碧从零开始,一步一步将老干妈带出贵州,更是走向了世界。

 陶华碧——老干妈背后的女人 人物动态
继续浏览有关 老干妈陶华碧 的文章
发表评论